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经济 >
0 Comments

未来我国可能将成为第一经济体

发布于:2017-06-09  |   作者:http://www.zxjsq.net  |   已聚集:人围观

  未来我国可能将成为第一经济体,认清差距,将追赶美国的主动权掌握在我国自己手中——全面深化改革创新,加快提升国际竞争力,早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发达国家行列。


  发展基础:中美均具备成为世界领袖国家的良好基础条件


  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要成为世界领袖国家,良好的发展基础条件必不可少。考察地理条件、自然资源、人口条件、历史沿革四个方面,我们发现中美两国均具备成为世界领袖国家的良好基础条件。中美两国均幅员辽阔,气候温和,适于文明发展;地形地貌多样,能发展多样化的经济,地理位置优越,均处于亚太核心区域;自然资源丰富,总量均居世界前茅;人口规模大,市场潜力深。与此同时,中美在发展基础上各有优劣势。美国适宜人类活动的面积更大,气候更多样,耕地、森林资源更充沛,人均资源拥有量优势明显;地缘摩擦更少,人口素质更高,历史包袱更小。中国则依赖人口基数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人口素质提升更快,具有更深厚的历史底蕴,民族认同感更强。


  发展现状:中国整体落后,但正迅速追赶


  比较中美两国的发展现状,无论是在经济总量、农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金融发展等硬实力方面,还是在教育医疗、环境保护以及知识创新等软实力方面,中国与美国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 (2015年中国人均GDP为8027美元,仅相当于美国的14.3%),但亦不乏亮点,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工业规模全球领先 (2014年中国工业增加值为44176亿美元,居全球首位,美国为31548亿美元);二是基础设施较新,质量更高;三是有巨额的外汇储备作为支撑,经常账户长期顺差;四是财政赤字率和公共债务率低于美国 (2015年中国财政赤字率为2.3%,美国为2.6%;中国公共债务率为38.9%,美国为74.1%)。总体来看,尽管美国在软硬实力多方面仍领先中国,但近年来中国的发展速度更快,中美差距正在缩小。


  政策分析:特朗普新政对中国挑战较大


  (一)美国历任总统的执政思路


  建国以来,美国依托来自英国的自由主义传统,在一个没有历史包袱的广袤大陆上建立了完善的政治体制,并形成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模式,这种小政府、大市场的经济模式是美国经济体制的内核。战后美国两党的经济政策在保持基本核心价值的前提下也出现过一定的趋同和融合。


  (二)特朗普新政的核心内容


  特朗普新政的主轴在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加上民主党的财政刺激。作为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并未偏离保守主义思想的基调,延续了共和党一贯的减税、减少政府管制的核心思想。


  特朗普吸引制造业回归美国本土,意在激发制造业的创新活力,具有里根供给学派思想的影子。监管政策方面,特朗普着力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反映其将自由经济理念注入金融业以及对外贸易的趋势;货币政策方面,随着全球通胀压力的抬头,特朗普延续共和党一贯的紧缩货币政策,将稳定物价作为执政的主要目标。特朗普政府提出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体现、吸收了民主党凯恩斯主义的思想,与共和党倡导的“小政府”传统理念有所背离。


  (三)特朗普新政的可行性


  首先,财政扩张政策落地的难度较大。如果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得以全部实施,预计任期内将导致美国的联邦税收减少4.4万亿美元-5.9万亿美元,但美国当前的赤字率进一步上升的空间已非常有限。此外,共和党在扩大财政赤字方面的态度并不积极,而美国国会多年来形成的严格财政纪律的相关机制也可能对特朗普新政形成制约。


  其次,贸易保护政策将趋于温和。特朗普重视实际利益和美国本土利益,轻视意识形态和全球责任,其敢于打破思维定式并且不按传统套路出牌,预计其未来应不会采取过于强硬的惩罚性措施,而会以此为筹码,换取其他国家的利益让渡,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较小。


  第三,放松金融监管面临的阻力相对较小。在美国已走出金融危机阴影,且金融政策逐渐正常化的背景下,预计特朗普政府关于放松金融监管的主张有望得到包括普通民众和华尔街精英在内的普遍支持。


  (四)特朗普新政的影响


  从美国方面看,特朗普政策可能在中短期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动力切换,由依赖消费转向投资和制造业,并加快美国经济增速和物价上升幅度,推动美联储更快加息。


  从全球视角看,特朗普的政策组合叠加美国加息周期,全球可能进入一个强美元、金融动荡加剧、通胀中枢上移的时代。全球多数国家的货币政策,也可能随着美国加息回归正常,而其财政政策则随美国的财政扩张而扩张。


  从中国方面看,特朗普新政带来的挑战较大。一是随着美国保护主义的增强,中国出口有可能会受到冲击,拖累经济增长;二是美国通过产业保护政策和奖励措施鼓励国内制造业发展,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将会影响中国制造业生产和投资;三是美国进入加息周期,中国的货币政策将面临两难。


  在看到挑战的同时,特朗普新政对中国也存在若干机遇。如美国削弱亚太再平衡战略,退出TPP,将促进中国与亚太国家的经贸合作关系得到加强;特朗普的实用主义倾向,也会促进中美之间拓展新的合作领域。


  竞争合作:中美局部性竞争将成为常态,而全局性合作有望成为主旋律


  (一)中美局部性竞争将成为常态


  随着中美经济的发展以及力量对比的变化,彼此之间的局部性竞争将成为常态,具体表现在:一是随着双方经贸往来不断深化以及中国产业升级步伐加快,中美贸易摩擦将会进一步加剧,但主要会集中在局部产品领域,不会发生大规模的贸易战;二是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中的影响力将会进一步提高,促进国际货币朝着更加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美元霸主地位将有所削弱但短期内难以动摇;三是美国实施再工业化战略,而中国推进制造业2025战略,两国未来很可能在智能制造、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海洋工程、新能源等多领域形成竞争;四是美国开始转向双边规则,而中国继续积极维护多边国际规则,努力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


  (二)中美全局性合作有望成为主旋律


  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中美经济将进入全新的竞争和合作共生时代,双方经济相互依存度极高,任何一方采取行动都会对另一方产生巨大影响,任何一方改变交往条件都势必导致另一方做出回应。


  在持续博弈情况下,合作是唯一均衡之解,全局性合作是主旋律。一是中美贸易总体互补性强,未来将朝着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双方将以积极合作的方式综合解决贸易不平衡,即美国扩大出口,中国扩大进口;二是中美产能合作空间巨大,从而形成并将长期保持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和利用外资逆差并存的格局;三是中美合作机制相对健全,未来将继续建立一些新的机制或对话平台,使两国保持多层次多领域的互动;四是中美关系是世界稳定器,将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让美国再次伟大”可并行不悖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后,提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宏伟目标,而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


  实际上,中国的发展目标与美国的发展目标并不必然是互斥的,而是可并行不悖、相互促进、共同实现,其实现路径是加强双方经贸合作,包括促进中国与美国在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从而强化政治互信、经贸互利,建设性管控分歧,携手推动全球和平发展。


  增长展望:中国有望在2025-2030年期间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


  通过从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三个因素(人口、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入手,我们假设了悲观、基准和乐观三种情景下中美两国未来30多年的经济发展走势。其中,基准情景是最有可能发生的场景,也是预测的中值。而悲观、乐观则相当于是预测的上下限,其作用是给出了预测中美未来经济发展轨迹的一条“走廊”。


  当以2015年美元计价时(对应的人民币汇率为6.2275),2016年(预测的起点)中国的GDP大约是美国的64.1%,人口约为美国的4.3倍,人均GDP约为美国的15%。在基准情景下,按市场汇率法预测,中国有望于2029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若考虑汇率波动因素,中国超越美国的时间处于2025-2030年之间。


  预计到2050年,按市场汇率法测算,中国的人均GDP可达到美国同期的37%,相当于目前南欧国家的发展水平。若以购买力平价测算,2050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达到美国同期的69%,相当于法国的水平。由于两种计价方式分别存在低估、高估因素,取两者中值,预计到2050年中国人均GDP大约是美国的一半,相当于西班牙、意大利、韩国的发展水平,我国届时有望迈入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


  对策建议:全面深化改革创新,阔步重返世界之巅


  (一)以我为主、炼好内功,全面深化改革创新,加快提升国际竞争力


  认清差距,将追赶美国的主动权掌握在我国自己手中——全面深化改革创新,加快提升国际竞争力,力争在未来30年仍能实现年均4%-5%的GDP增速,早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发达国家行列。


  可采取的具体措施:一是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入手,从供给、需求两端强化“中西医结合,标本兼治”,加快构建新型宏观调控政策框架——“改革开放创新+财政货币政策”;二是聚焦发展实体经济,保持制造业领先的竞争力,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挥金融体系对制造业发展的支撑作用,大力实施品牌战略,尽快形成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名品牌;三是加快科技创新,完善产权保护,成为引领全球科技的主导力量,积极推进“互联网+”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完善平等保护产权的法律制度,吸引全球科技人才到我国进行科研与创业;四是鼓励生育与吸引海外人才回归并重,完善全面二孩政策配套措施,并进一步实施鼓励生育政策,构建有利于海外高端人才回归的客观条件,力争在未来能由目前的人口净流出变为净流入,加快推进医疗教育等服务业改革,注重劳动力质量与结构的提升。


  (二)积极营造良好外部发展环境,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致力于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发展,营造良好外部发展环境。


  可采取的主要措施:一是努力增进中美双方的战略互信,使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构于更加牢固的基石之上;二是充分用好新建立的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四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三是积极加强中美双方的人文交往,促进支持中美友好合作成为主流声音,不断壮大中美关系的社会基础;四是要加强中美双方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共同推动有关地区热点问题妥善处理和解决,承担与自身国力及国情相适应的国际责任,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优质的公共产品;五是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引领世界走向深度的全球化,首次用中国的发展理念参与全球治理,将“一带一路”建设构建成为新版全球化、中国积极参与新治理的成功样板。


  (作者系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黄剑辉


标签:                   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