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经济 >
0 Comments

怎样领会总书记的经济思想?理解新常态是关键

发布于:2017-04-16  |   作者:http://www.zxjsq.net  |   已聚集:人围观

  怎样更好地去领会总书记的经济思想?理解新常态是主要关键,总的来说应抓住三个关键词,分别是“中高速”,“结构优化”和“创新驱动”。

  贾康,著名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任院长、首席经济学家。多年从事宏观经济及财经理论、政策研究。曾多次参加国家经济政策制订的研究工作,多次受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同志之邀,座谈经济工作。


  4月10日,贾康院长来浙江日报授课。有理君整理了一部分授课内容,与大家分享。


  2014年5月间,习近平总书记到河南考察时,他接过学者讨论中的话语,首次使用“新常态”的概念。到了这一年秋天,在北京举办的APEC会议上,总书记的讲话大量篇幅都是关于我们应该怎样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新常态”这个概念由习总书记说出来之后,各方面给予了高度重视。


  领会总书记的经济思想,理解新常态是一个关键。根据习总书记在APEC会议上的讲话,关于新常态可以提炼出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叫“中高速”。中国原来的高速增长不可能再维持了。2010年10.4%的增长速度,就是国际上公认的两位数增长,是高速增长。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算总账,年均9.8%,四舍五入就是两位数的10%。特别是邓小平南方讲话以后,这近二十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更在10%以上。


  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2010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的最后一年。我们已经无法想象,将来还会出现一个两位数增长的年份。经济增长速度往下降,再说高速是不切实际了,增长速度要进入一个以中高速为特征的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到来合乎一般经济体的共同规律。2010年,中国人均GDP达到四千美元。按照世界银行可比口径的人均国民收入,稳居三千美元以上,中国这个拥有将近十四亿人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已稳稳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了。


  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世界上各个经济体大同小异的表现就是,必然要告别经济起飞阶段的高速增长状态,并向下调整。这就是新常态的“新”。


  那这个“常”是什么意思呢?速度向下调整,不能一降再降,需要力求软着陆在一个作为常态的中高速增长平台上。着陆的过程有可能比较长,所以现在我们还要引领它。我个人的看法是,2017年是非常关键的考验期,看能不能完成探底着陆,对接以后的中高速平台。这个平台的基本特征是,增长质量要提高,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升级版。


  中央指出,速度由高速降至中高速,增长质量则要由初中端升至中高端,这可以称为两个“中高”。我们要达到的升级版怎样去实现呢?这里就要提到习总书记讲话的第二个关键词,“结构优化”。只有结构优化了,才能够打造中高速增长平台上的升级版。


  这里隐含着一个战略性判断,就是中国这个阶段的经济下行,它形成的基本原因不能认为主要是周期性的,而应当是结构性的。在学界很有影响力的林毅夫教授,他一直认为,中国现在的经济下行,是以周期性为主要原因的。其实中央的判断与他明显不同,我认为中央的判断是对的。固然有一定的周期性因素,但更深刻的、更不可忽视的,是结构性因素。


  “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面临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增多的严峻挑战。”这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的明确表述。重要战略机遇期之中蕴含着矛盾、风险,而主要矛盾来自结构问题。


  比如在当下经济发展中,由于产业结构、经济布局、技术水平与质量控制等方面存在问题,我们面临着以雾霾为代表的环境危机因素的冲击,已经持续好几年了。雾霾是大气严重污染的一种体现,谁都逃不掉,群众对此意见很大。此外,还有水污染、土壤污染等等,它们又会引发食品安全问题。所有这些涉及到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现有结构已不能长期支撑下去。所以必须调整结构,抵御和化解环境危机因素等带来的风险。


  除了产业结构,我们的收入分配结构、财产配置结构也出现了一些明显的问题。前几年中央下决心要推出收入分配优化的指导文件。当时我是文件起草小组的咨询专家。整个起草过程千难万难,每一稿都讨论再三、增删数次。最后一稿,按温家宝总理的要求,必须在2012年拿出来。那一年的大年三十,这个文件才正式出炉。这时已经不叫指导意见,而称为《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是提供参考的姿态。里面有锋芒的东西几乎都被打磨光了。包括起草时我提出应该写入的,有条件的地方应该实行官员财产报告制度的试点。当时浙江磐安、新疆阿勒泰都有试点,而且是地方自发做的。


  为什么这些东西不能写进去呢?难度极大,要考虑到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反应。几乎所有人都对收入分配有一肚子不满,都认为存在着不公。


  实际生活中也确实如此。说到住房,有这么多“房叔”“房姐”,有的人可以手上积累几十套上百套房子。而另一些人,买不起房或者买了房还要当房奴。这里面的问题非常复杂,但总体来说与我们的基础性制度建设明显滞后、收入分配和财产配置的现状不良有关。这也是结构问题。在经济发展中,物和人两个视角的问题都不可轻忽。所以现在我们说引领新常态,必须抓住第二个关键词就是“结构优化”。


  那结构优化怎样实现呢?第三个关键词就顺理成章地出来了,叫“创新驱动”。习近平总书记上任伊始,他就对俄罗斯记者谈过自己的感受,“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实际上讲的就是改革到了深水区,到了啃“硬骨头”的阶段。怎么啃?习总书记多次表示,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这话说得很有学术色彩。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化解既得利益的阻碍。其实既得利益不是一个绝对的负面术语,社会生活中既然存在不同的收入阶层,也就存在不同的利益集团和各种既得利益。


  现代社会要允许各个利益集团基于他们的既得利益提出自己的诉求。一个和谐的社会就是要把各种利益之间的关系处理好,要去追求最大公约数,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当然,要在实际生活中实现是很有难度的。


  比如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反复说,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必要的行政手续简化和行政收费下降,有助于经济增长。这方面的改革应该坚定不移地进行下去。但是我们都知道,改革很艰难。李总理甚至说过,“砍掉审批是削减权力,砍掉行政性事业收费权那是拆香火,难呐!”“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


  我们中间凡有一定阅历的人都能听出李克强总理这段话里黑色幽默的意味。到了目前的阶段,没有别的选择,唯改革创新者胜,所以要以创新驱动打开新局面。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明确将创新发展理念,放在所有发展理念的最前面,作为“第一动力”,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根据贾康院长授课录音整理成文)


来源:浙江在线


标签:                   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