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经济 >
0 Comments

人民币国际化使用量逆转的原因分析

发布于:2016-09-08  |   作者:http://www.zxjsq.net  |   已聚集:人围观

  2015年8月11日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触发一连串贬值预期,人民币相对美元汇率由当时6.20水平调整到目前6.65。虽然人民币/美元汇率的调整对比其他货币相对轻微,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已经受到影响。全球SWIFT银行支付系统最新数据显示,人民币2016年6月在全球支付系统使用份额是1.72%,比5月下降0.18%,是2016年的最低点。相对2015年8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系统的历史高点2.79%,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系统使用比重在10个月内下降1个整点。


  2010年6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系统的使用落后于加元,是全球第6大使用货币。


  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体系使用量上出入意表的逆转,引起经济学者广泛关注。曾几何时,大家都预期人民币国际支付使用量将会稳步扩大,唯一问题是人民银行资本账开放步伐影响下的增长速度。专家基本上都认为人民币在可见将来会加入美元和欧元,成为全球三大支付货币。中国是全球最大贸易国和第三大货币经济体,雄厚的经济基本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良好基础。


  到底什么原因引致人民币国际化使用量逆转?是短期市场波动因素或是深层次的经济货币基本面改变?这些问题受到社会关心。


  中国今年三月份开始发表的经济数据表明过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经济基本面并没有改变。近月导致人民币国际支付使用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对人民币贬值的持续预期。2015年8月11号的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加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中国进出口商和国外贸易伙伴都避免使用人民币结算,以降低人民币可能贬值带来的损失,中国企业也同时提早偿还外汇货款。中国银行系统代客购汇从2014年净流出1010亿美元变成2015年的净流入500亿美元间接支持这个观点。


  近月中国经济数据回稳,企业短期外币债务下降和经常账户盈余在较低但可持续水平的稳定都为人民币在国际支付系统使用量的止跌回升提供经济基础。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国际使用量会在短期内止跌回升。


  许多经济学者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短期逆转是人民币长远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必然现象。虽然短期逆转产生短期的期望落差,但它暴露的政策盲点,市场黑天鹅事件将会推进更安全和高效率的市场机制拟定,促进人民币国际化长远的健康发展。


  最近人民币国际化使用量逆转暴露几个长期被忽略的问题:


  一、一个国家的贸易量不一定是决定该国货币在国际贸易上使用量的主要因素。该国进出口产品的议价能力可能是更重要的指标。发达国家出口产品科技含量高,有一定不可取代性,这个因素令该国出口商品享有更大的本币交易机会。相反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出口商品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可取代性高的低档商品,它的商品议价能力低,定价通常是国际或地区通用的定价货币。考虑到经常账户交易对货币需求相对刚性黏度比资本账户高,长远稳定外汇市场汇率需要进、出口产业配合。今后人民币国际化应该考虑进、出口商品的议价能力,配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二、人民币国际化当初构想是来往账户开放先行,资本账户有序随后。中国的贸易数量巨大,结算渠道众多,来往账户和资本账户越来越难清晰分离。在市场对资本账户开放的憧憬下,人民币的供求关系会瞬时逆转,引致汇率大幅波动。今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应包括管控市场对资本账开放预期。


  三、中国储蓄率高,货币供应量相对GDP位列世界前茅,避免引起外汇瞬间需求压力。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必须考虑资本账开放进度。目前中国面对三股重要资金外流压力:(1)中国个人所得税征收率偏低,个人所得税占总体税收比例大约为6—7%。考虑最高个人所得税率是45%,中国明显出现个人所得税漏报、少报情况。这股税务体制外资金外流压力在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出现,中国也不能例外。(2)中国GDP占全球14%,但中国储蓄率占全球比例接近30%。在经济新常态低增长大环境下,中国国内投资回报率面临大幅度下降压力,国内剩余资金出海追逐国外高回报加强人民币资金外流压力。(3)中国政府鼓励过剩产能通过“一带一路”走出去,也增加资本外流压力。


  四、市场对一个国际货币的升、贬值预期对货币使用量会产生巨大影响。市场基本同意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和财政部楼继伟部长2016年2月底G20财长峰会后的记者招待会是人民币汇价稳定的转折点。经济学上的“央行信誉”在中国的政策执行上过去没有受到充分重视。政府与市场的缺乏沟通是引致去年8月到今年2月底汇市巨幅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五、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一定会牵涉到汇率问题,汇率市场汇率波动在所难免。经常账户资金流比较平稳,但资本账的流量在市场气氛逆转的时候会大幅波动,加上金融大鳄的推波助澜和汇率市场高杠杆特性在市场动荡时期会形成爆炸式外汇压力,中央银行如何保持市场稳定的能力相当重要。市场估计过去一年中国在人民币保护战中消耗了1万亿美元的资产,幸亏市场对中国宏观经济最近已恢复信心,这种货币保卫战的经济能力消耗明显不可持续。


  中国过去依靠“摸着石头过河”的实体经济改革管理模式,在没有实体疆界、依靠价格信号而非经济基本面驱动的瞬间电脑交易程式面前,明显出现形势跟不上变化的市场管理真空。在未来的人民币国际化方案实践上,更多的顶层设计,如何建立交易框架,减少投机者市场参与,并制定战略在非常时期是对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挑战。


  六、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需要考虑如何处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功能。为了鼓励其他国家持有本国货币,一般储备货币的汇兑都有轻微过高的倾向,很少人愿意持有一个预期中会贬值的货币。过去10个月人民币国际使用量的下降证明了这一点。一个经济依靠外贸而出口产品附加值偏低的国家要把本国货币国际化往往会牺牲贸易竞争力,得不偿失。今后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需要配合整个国家的总体经济发展战略。


  七、8月人民币汇改发生在11月国际货币基金会决定人民币是否加入特别提款权(SDR)前夕。市场认为中国会开放资本账作为满足人民币成为SDR定义下的“可自由使用”货币。市场也理解人民币过去几年在美元强势大背景下紧盯美元的政策已经引致人民币汇率价值高估,资本账一旦开放,很有可能引起资金外流和贬值。国际货币基金会11月底决定将人民币在2016年底以10.92%高比重加入特别提款权时并没有要求中国加大开放资本账力度。这个决定反映IMF已经理解资本账管制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有序进行是必须的。中国决定的背景也反映市场对汇率政策有相当的前瞻性和预期,中国今后在制定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需要考虑这两个因素。


  八、一种国际货币的诞生不完全取决于经济因素或贸易因素,许多国家货币的国际化往往具有历史因素,英镑区是建立在大英帝国基础上,美元区则是建立在二战后的世界秩序。中国是国际事务的后来参与者,人民币尚没有建立历史或地缘性的使用地区,发展人民币国际化也应该考虑这个元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2015年8月汇改后人民币国际使用量的下降虽然只是短期现象,但暴露的问题增加了学者和官员对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困难的理解,为长远促进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提供重要资料。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扮演的角色增加,一个稳定的国际化人民币对中国和全球经济都相当重要。


来源:IPP评论


标签:                   喜欢:收藏